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阅文集团强力推进对盗版SAYNO网文正版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06-08 18:11:47

乳腺增生有什么症状
月经不正常怎么回事
乳腺增生怎么来的

我们确信,盗版不会因为任何意义上的自省而彻底消失那么,除了打到底,我们别无选择。5月23日,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在他的微博上发表 长文,公开讨伐络文学盗版,并发起了#对盗版SAY NO#话题,很快得到包括络作家在内的无数友回应,最终发酵成为当日微博分类榜最热话题。在置顶微博中,吴文辉脸色凝重、用双手比划出一个大大的 SAY NO手势。

2002年创办起点中文,吴文辉于2015年3月升任阅文集团CEO,统领原盛大文学与腾讯文学。长期以来,吴文辉一直是中国络文学行业最有话语权 的人物。入行16年,他似乎从未停止过与盗版络文学行为的斗争,我们每年要和100多家侵权平台展开诉讼、投诉、行政举报等,同时每年要向各大搜索引 擎发函投诉侵权盗版链接,发函内容涉及十几万条链接。通过采取民事诉讼、行政投诉等手段,吴文辉带领下的阅文集团,已经关闭了一大批大中型的盗版侵权 站。

不过,此次的反盗版行动似乎更为来势汹汹,《盗墓笔记》作者南派三叔、《择天记》作者猫腻等文顶尖作家纷纷加入声讨行 列。这不仅引发了国家版权局的高度重视,还引来人民与北京电视台等媒体的争相报道与支持。5月23日,百度贴吧对文学目录下的全部贴吧进行分批次 暂时关闭,并对其中的盗版侵权内容进行全面整顿和清查,登录相关文吧,只显示出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本吧暂不开放的留言。

屡禁不止的文盗版 赔偿也是九牛一毛?

在北京电视台的采访中,阅文集团签约作家、络小说《我不是大明星》的作者尝谕算了这样一笔账:如果看正版的是1个人,那么看盗版的就有100个甚至更 多;有的站在盗版了《我不是大明星》这部作品之后甚至将尝谕的名字换成了另一个人。这既给他带来了经济损失,也不利于友对他产生认同。正如阅文集 团签约作家叶非夜在面对《人民》的采访中所说,就算付费章节没人看,也想它在那里呆着,因为这是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心血,不容盗贼拿 走。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5年中国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2014年,PC端、移动端、衍生 品就已成为络文学盗版重灾区,带来的行业损失近100亿。虽然截至2015年6月,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2.85亿元,然而巨大的用户规模并未为络文 学企业以及作者带来较大的收益,整个行业增长缓慢、盈利能力不高,而这与盗版络文学分流了大量用户密不可分。

2011年3月 15日,贾平凹、韩寒等50位作家曾公开发布《中国作家声讨百度书》,指责百度文库偷走了我们的作品,偷走了我们的权利,偷走了我们的财物。2012 年9月17日,法院判令百度公司侵权成立,需赔偿包括韩寒在内的3名作家经济损失共计14.5万元。但早在2012年前,韩寒4年的版税就已高达1700 万,14.5万即便归韩寒一人,这样的赔偿与损失比起来,也不过九牛一毛。

因此,虽然类似的审判曾获成功,但对作者而言,少额的维权赔偿根本无法弥补盗版造成的巨大伤害。更何况,正如吴文辉打击盗版持续十数年,对文的盗版与反盗版在行业内似乎成为某种常态,甚至可以说屡禁不止。

盗版侵蚀IP开发 正版化保障迫在眉睫

值得注意的是,吴文辉强力出手打击盗版,与阅文集团IP战略的推进几乎同步。

2016年1月,阅文集团联手福布斯推出国内首份年度IP价值排行榜2015原创文学风云榜,并在现场联合百余位络作家及行业伙伴发起成立了正 版联盟。4月19日,在第三届国际IP大会上,阅文集团参会并重点推介了黑山老鬼《掠天记》等三部优质IP。据当时媒体报道,阅文集团泛娱乐IP全产 业链开发新生态已然成型,正在迈步进入IP改编大时代。一个月后的5月19日,吴文辉发出了第一条声讨盗版的微博。

据总局相 关部门负责人指出,截至去年底,由络文学原创作品转化为图书出版的超过了5000部,改编成电影的515部,改编成游戏的201部,改编成动漫作品的 130部。而据统计,《步步惊心》、《致青春》、《盗墓笔记》、《琅琊榜》、《寻龙诀》众多热门度令人咋舌的改编剧,其文IP均来自于阅文。

对于一个具有开发潜力的大IP来说,文原著足以扼住全产业链的咽喉,并催生十亿、百亿的价值,而其价格无疑与点击量挂钩。

正如白皮书指出,对络文学企业与作者来说,收入减少是络文学盗版最为直接的危害,无法实现IP价值是长远危害。对阅文来说,这种危害并不长远,而是迫在眉睫。

文创产业正版化普遍面临难度 加大法制力度势在必行

去年12月,乐视联合《芈月传》其它版权方公开发表声明,称友在百度云盘等平台上泄露《芈月传》未播出的剧集,对乐视及《芈月传》的播出造成负面影响,并因此抗议百度云盘侵权,迫使百度删除了相关盗版作品。

前有影视后有文,文创产业正版化面临的难度不仅仅是互联自由分享的这杆大旗。在技术方面,文作为文字形态的盗版,操作简单且成本低廉,而反盗版软件的不断升级也终究敌不过盗版团队魔高一丈,往往很快被破解。

为加大打击盗版的力度,政府大力推动剑行动,并在2015年初出台《关于推动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这些措施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仍抵挡 不住侵权的泛滥。阅文集团为维权服务投入了海量的成本与人力,并且外聘了几十家律师事务所专门打击侵权行为,吴文辉指出。

另一方面,不够健全的顶层设计也阻碍了络文化市场监管。《人民》引用浙江省文化厅副厅长蔡晓春所言,有时需要文化部门多方协调公安、通管、电信等多家部门,而目前这种联动机制并不健全。

或许,行政力量只是一时,政府立法才能治本。想从源头上遏制盗版,需要对行业进行再次深度整合,鼓励更多原创作者及原创站联合在一起维护自己的正当权 益,重塑IP价值。在这其中,国家立法的力量不容忽视,比如推动《著作权法》和《信息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修改和完善,对文学作品盗版的站进行更严格的 限制,也为诉讼提供一些便利;此外,则需要有关部门对于为盗版侵权提供便利的搜索引擎提出明确的管理意见,加大力度下架侵权盗版链接,以期早日肃清泛滥的 络盗版,迎来络文学的全面正版化。

蜜伊冰坊冰淇淋饮品加盟费多少
木地板居家首选 有爱有家不能没有它
太原硅藻泥厂家介绍硅藻泥的功能

相关推荐